• 拍片第二天

    2006-10-26

    半个月了,终于能回家

    今天在讨论去哪买回杭票的时候,

    忽然收到一条短信

    “江苏移动温馨提示,欢迎您来到历史文化名城扬州……”

    它真智能,趁我回去之前,赶紧欢迎一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听说这里的菱角好吃,

    便问厂工哪里卖,

    但他不知道我说的是甚么东西。

    我便跟他解释

    “我们那有种东西,生在水里的

    深色的,有两只角,

    煮熟了很好吃的,

    你们这里叫甚么?”(边说还边比划着两只角)

    厂工恍然大悟

    “哦,我们这里叫龙虾!”

  • 一天杂记

    2006-10-24

    片子终于开拍了,熬上四天便可以回家。老天爷赏脸,我住这半个多月,每天文文吞吞不见太阳的天气,今天突然放晴了,可谓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白云下面马歇跑。马歇一天跑下来很辛苦,从早上六点起床到刚刚讨论会结束,就没有休息过。

    虽然我不想做个怨妇,可今天我又在土豆里吃出苍蝇标本,在盐水虾里吃出蟑螂蛋。这次是很多人一起吃饭,我就悄悄把小动物藏起来,得意地看大家继续吃,心中暗爽!

     今早本应七点集合,可很多人迟到了,晚上的时候,陈刚严肃地跟大家说,“明天不能迟到,准时七点开始!马聪,6点半给大家打个电话叫个床,把大家喊醒!”

    我听了陈刚的话觉得好笑,可周围人多,就忍着尽量不笑出声。当大家都进了电梯,我有点忍不住了,就钻进角落里, 背对着大家,哈哈哈地笑了一阵。当电梯“噔”的一声到站了,我就转过头,很正经地跟着大家走出去。

  • 无非如此

    2006-10-19

    来了几天了,朋友都问我,一人跑到那边生活还适应吗,会不会不习惯?其实“习惯”对我来说是个挺奢侈的词儿,在外飘了这么久,也换了无数个住处,只能你去应付生活,哪有功夫让去习惯。艰苦也好,舒适也好,对住处只有逆来顺受的份。在哪都一样,飘飘荡荡的,心里没有踏实的感觉。只要有个地方睡睡觉,上上网,生活就没有甚么改变。

  • 都这么久了,这么久没跟小美逗嘴,这么久没跟余妈蹭吃的,这么久没跟小妞迁斯斯,这么久没跟蝌蚪眉来眼去,这么久没让童子军搭我回家,你们会不会把我忘记啊。你们就是把我忘记,也不要把我做的猪爪的味道忘记。以后你们吃到猪爪就要想起我!哦,不,吃到猪肉就要想起我!哦,不,看到猪就要想起我!
  • 扫兴的牙齿

    2006-08-21

    夏天最喜欢的水果就是西瓜,我可恶的牙齿一吃西瓜就很痛。

    还有,每当吃到好吃的,并且每次都是吃到兴头上的时候,我的牙齿是一定会不失时机地疼一阵。它很喜欢凑热闹,生怕我遇到好事把它忘了。最可恶的是每次跟别人吃饭,都是当我不顾形象地夹了很多菜到自己碗里,还没等吃的时候,它就开始闹腾了。害的我丢了面子又吃不了!现在它把我搞的出离愤怒了,苦口婆心地劝它已经没用了,我会偶尔给它点体罚,比如不刷它什么的。要是还死性不改的话,就真要来真格了——给你身上钻个孔,再添点石膏,看你还那么贱骨头不!

  • 2006-07-11

    昨日坐出租车,听到广播说“车号为浙AT4280的司机师傅,您的左侧车门没有关好,请您检查一下。”……太牛了。

    我家对面有一排房子,其中正对着我家的那间,每天都打不同的灯光,我看到的就至少五种了,一天换一个颜色,有时是荧光绿,有时是瓦蓝瓦蓝的,有时是洗头房粉……循环往复,乐此不疲。他以为这样生活就变得丰富多彩了吗?

  • 很多时候,人生就被我们这么随便决定了。

  • 骗子

    2006-06-26

    低头走路的时候 发现

    离地面怎么这么近啊。

    目测一下

    一米的距离都不到

    看来眼睛是最能骗人的。

  • 水壶,对不起

    2006-06-26

    算命书里说

    今世杀什么杀的多了

    下辈子就会变成什么。

    我就很担心自己变成一个水壶。

    因为,已经有三个水壶被我烧漏了。

    让他们都无法履行做水壶的使命。

    还好,我们家还有一个,

    才不至于没水喝。

    现在弄的我有了心理障碍

    烧一次水要跑出去看四,五趟。

    就差没一直盯着了。

    关了火之后

    常常还要跑出去再关一次。

     

  • 打蚊子

    2006-06-25

    蚊子来的时候

    两手迎过去打,

    常会发现左右手并没有重合。

    而是在空间中各自挥舞了一下。

    这次蚊子又来了

    一巴掌抡过去,

    蚊子拍死了,

    一包薯片碎了。

     

    死蚊子,你落哪儿不好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