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忙着生活

    2006-06-14

    话说“闲云野鹤”的意思就是无拘无束飘浮的云,自由自在飞翔的鹤。生活闲散、脱离世事。

    当小美因为能多睡两小时而倍感幸福时,当余妈因为精神衰弱而暂时性失忆时,当篱笆因为总回不了家而险些家庭破裂时,当小明因为世界杯跟老李斗志斗勇时,我却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。

    每天自然醒来,为自己准备早饭。吃饭的时候放上一部片子,不要太文艺的,就着早饭吃刚刚好。一天就此开始。

    很久没这么平静过,以前惴惴不安的焦灼都没了踪影。可能因为心里有了次序,所以家里也难得的整洁。每个物件都在它该在的地方,安静而乖巧。

    路上,以前视而不见或匆匆经过的,现在却能给我些许打动。步子越来越慢,看到的,留下的越来越多。难怪老李总说我们写的东西没细节,原来细节都湮没在每天的焦虑当中了。

    上次吃饭的时候问康康在忙些什么, 他相当认真地说“在忙着生活”。

    也许生活本该如此。

  • 冲动了

    2006-06-08

    要是想创意也能这么快就好了,昨天突然的一个想法也许会改变很多。也许不是变好,也不一定变坏。以后的事,除了老天谁都不知道。忽然的想法,做做看吧。把很多经历放在做与不做的思考上,或患得患失的衡量上,是挺没意义的。也是一点用没有的。优柔寡断的人们啊,还是果断点好。

    有句话说的好,人算不如天算。

    人定胜天这话纯属狗屁

  • 挣扎的古典

    2006-06-07

    昨天在卢涛的指引下,到loft听高雅音乐,第一回听这类的现场,去前着实激动了一把。那里果然型男风度翩翩,靓女神采奕奕。个个高贵大方彬彬有礼。还真略感形秽。可演奏开始没多久,发觉很多人也不像他们看起来那么美,他们开始窃窃私语,我旁边的人争吵的险些打了起来。闪光灯更是一直没闲着。在离演奏者不到1米远的地方闪个不停。钱舟的表情沉醉中带些痛苦,不知是对父亲的缅怀还是对打扰她的人的厌恶。

    可不管听众怎么样,音乐都是美的。

  • 梦境

    2006-06-05

    今天早上被一个梦难过地醒过来。每个人都在哭,很伤心地哭。

    我们一队人来到了一个很久没回去过的熟悉的地方,可能是我很早以前的家里,家里都没有变,可是家里的人都没有了。跟我一起来的家伙们想找的人也都没了,然后我们就去寻找,骑着骆驼找,走了很多路,越走越远,已经到了陌生的地方,可怎么也找不到。后来我们走到了沙漠,越过沙丘,骆驼们不听话,在沙丘的最上面一毛腰,把我们统统摔了下来,我们沿着沙丘滚啊滚啊,就滚到了墙角,每个人都很伤心地哭,说他们都找不到了,再也找不到了,本想安慰他们,但我也哭了起来,边哭边去擦他们脸上的眼泪,这才发现几个家伙都是日剧韩剧里的型男。其中印象最深的是《东爱》里的男主角。即使这样我还是难过,越哭越揪心,后来就难受得醒了,摸摸眼角,没有眼泪。

  • 天气不错,不冷不热,又在家里闷了一天。无所事事。

    有时候会像小猫玩捉尾巴的游戏,跑啊追啊,兜兜转转却仍在原地。

    最近小日子过的平静,安分,早睡早起,中规中矩。白天上上班,做着白痴都可以做的事情。按时下班,晚上吃个饭看个片,早早睡下。带着小纠结,小情绪,小忧虑但也都不成问题。是早前加班加到昏天暗地,创意想到头痛便秘时期,梦寐以求的小生活。能不用脑子的时候绝对不用,不看书,不看文艺片,不思索,连朋友也很少联络,日子如水,平淡透明的静静流淌。流着流着仿若自己也变成了透明一般,很多事情懒得做,懒得说,懒得去理会。常常会想起这个那个朋友,在此时此刻正在做些什么。看来活的太用力不行,太不用力也不是回事。眼看着周围的小朋友,一个一个都出落成小才女了。我还在原地追着尾巴打转呢。悲悲喜喜,生离死别的经历了一番,该是时候打点打点出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