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住处及附近

    2007-04-12

    我的小床,一如既往地乱

    门口的小街

  • 上海某处

    2007-04-05

  • 兰兰给我的画

    2007-04-02

    看来,兰兰很了解我啊

  • 那天晚上,很冷,风很大,还下着雨,我提着大个箱子,撑着把破伞就到了上海。没头没脑地就来了,虽然有些仓促,但也没甚么好担心的。走在陌生曲折的小巷子里,就如同走在杭州熟悉的路上,除了冷没甚么特别的感觉。换做以前,一定会心升苍凉,现在我就不会了。

    箱子很重,里面装着我的dvd机,没来得及看的碟片,正在看的书,我的衣服和药,还有不多的一点钱……差不多够我半个月用的家档。楼有些老了,走廊里堆了好多旧物——旧沙发,一篮子的香烟盒,还有人家晾的内衣裤和拖把头。廊灯昏黄,给这些旧物罩上了神秘色彩和艺术气质。人对于不熟悉的环境还是有些担心的,上楼梯的时候,我总担心上一层会不会有鬼。谨慎地看过,才会低头拖着箱子上去。费了很大劲才把箱子拖上了六楼。可因为是新配的钥匙,门又开了好一会。好容易开了门,灯又打不开……等一切安顿下来,已经很晚了。

    这是朋友的家,我跟他其实不太熟,只是一个偶然碰到了一个恰巧,让我有了机会在这里落脚。他家很小很干净,墙很白,床单很白,桌子很白,淡绿色的窗帘很清新。我喜欢这个地方。为刚到上海就能独自借宿这样的房子而偷笑。这一晚,开着电视睡觉,因为在陌生的地方,在没有声音的空间里我会胡思乱想,会害怕。可开着电视就完全没事了。

    他家的床有点硬,早上起来,骻骨被咯的生疼。

    我的被子是大红的,铺扬在他素颜的房间里,很刺眼。

  • 今天儿童节

    2006-06-02

    今天是儿童节,
    一个灿烂的节日,尾随着忌日蹦蹦跳跳地赶来。可今天远不象她的名号那么灿烂,下了一天的大雨。我坐在窗前,听着噼里啪啦的雨声心烦气躁,什么都没干进去。发了一天的呆,最后脑子里乱极了,不知道都在想什么。后来开创意会,老李一干人等聊的火热,吐沫横飞,我自顾地在下面画画,画了鳄鱼驴子和气咕咕的猫……还时不时敷衍地冲大家笑笑,生硬地把嘴角扯上去然后继续埋头作画。我想,别人看了我的举动一定觉得很可笑,老李看了一定很不爽。后来邓邓说,以为是我的创意没通过,生气了,其实哪有,创意通不过着实家常便饭。我也练就了一身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好本领。
      儿童节就这么过去了,小时候,我们常有隆重的活动庆祝。还有半天假好放。如今就在一天的焦虑中匆匆度过。